首页 >> 相关资讯 >> redbet·第十三条进藏线路探路记(青海玉树-杂多-查旦-西藏聂荣)

redbet·第十三条进藏线路探路记(青海玉树-杂多-查旦-西藏聂荣)

发布时间:[ 2020-01-10 15:37:04]
[摘要] 杂多进藏这条线路于2017年年底开始为众人所知,渐渐被称为传统八大进藏线路之外的第九条进藏线路。从这位名叫山人的用户上传的线路轨迹资料来看,从杂多到查旦乡大约150公里左右,从查旦乡到聂荣

redbet·第十三条进藏线路探路记(青海玉树-杂多-查旦-西藏聂荣)

redbet, 按照常规说法,进出藏公认线路一共有八条:分别是川藏南线318国道、川藏北线317国道、滇藏线214国道和丙察察、青藏线109国道和唐蕃古道、新藏线219国道以及中尼公路,这八条线路将西藏与周边国家或者省份相连接,构成了进出藏交通的主要大通道。攻略君认为结合各条线路的使用频率、受众程度、游客认可度等因素,又可以把这八条线路分为两等,第一等四个为川藏南线、川藏北线、青藏线、新藏线,第二等为滇藏线、丙察察、中尼公路、唐蕃古道,二等线路要么为客流量较少、选择的游客不多、要么不直接与西藏首府拉萨相连,需要借助一等线路最终才能达成到达拉萨的目的(中尼公路为国际线路,基本全程属于318国道,近些年来游客选择不多)因此我们通常称一等线路为主路,二等线路为支线或者辅助线路。

藏区旅行线路示意图

以上八条线路是大家公认的传统进出藏线路,除了这八条线路以外,还存在若干条相对小众的进出藏线路,不过同二等线路一样,这些进出藏线路都不能直通拉萨,必须借助现有一等线路才能最终到达拉萨,这些线路主要有与丙察察并称的丙察左(云南丙中洛-西藏察瓦龙-西藏左贡,然后从318国道川藏南线进藏);青海玉树州的杂多进藏线路(从杂多县南下进入317国道的色扎乡,从色扎乡走317国道川藏北线进藏,这条线路一度被称为第九条进藏线);无人区进藏线路(从青海的花土沟开始依次穿越阿尔金、可可西里、羌塘无人区,从双湖经301省道、109国道青藏线进藏);克里雅古道进藏线路,即老新藏线,从新疆和田出发,经老新藏线,翻越克里雅山口,借道现有的219国道新藏线进藏。我们通常把这四条进藏线路再加上传统的八条进藏线路统称为进藏十二条线路。

当然除了以上的十二条进出藏线路,还有几条线路可以选择,例如:位于川藏南北线之间的川藏中线;从青海玉树杂多县绕道索县进入317国道的进藏线路;翻越昆仑山从西藏中北部进入的无人区进藏穿越线路。但是这些线路要么过于小众,不为人知,要么与其他十二条线路重合度过高,因此一般不被列入十二条进出藏线路之内,除此之外,还有各种进藏线路组合可以选择,攻略君曾经走过不下二十种进藏线路的组合,有一段时间比较膨胀,一度自认为已经没有进出藏线路可以吸引我了,直到上周六7月6号,事情发生了变化。

7月6日晚上八点多,今年上半年的无人区穿越队员山哥给我发微信,问我从青海杂多进藏的线路规划。从微信声音背景听出来,山哥好像在开车,原来他晚上六点多刚从江苏出发,准备明天下午到达青海的西宁,然后从西宁进藏,我以为山哥问的是青海杂多走到317国道的色扎乡,然后沿317国道来进藏的传统线路。我就把相关的路况信息给他复述了一遍,并且强调了一下路况很好,基本上5-6个小时就可以从杂多到色扎乡,到色扎乡后一路往西奔那曲、拉萨去就可以了。杂多进藏这条线路于2017年年底开始为众人所知,渐渐被称为传统八大进藏线路之外的第九条进藏线路。但是哪成想山哥问的根本不是这条线路,他现在问的是有没有从杂多直接能够到西藏安多的直线线路。我问他为什么想走这条线路,他说了两点原因:1,包括无人区进藏的线路他都已经走完,不想走重复线路,他想找一些新路线;2,那曲周边查车查的太厉害,他的车改装太大,经过那曲太麻烦,他要尽量避开那曲,直接从安多前往阿里大北线。这个想法看起来是没什么问题,我问他如何知道会有一条这样的进藏线路(青海杂多-直插西藏安多),他的回答让我有点尴尬了:安多与杂多名字相近,都有一个多字;这两个地方纬度相近,直线距离不远,应该自古有传统道路相连;他带的一本高比例地图上,显示两端有路,中间情况不明,他凭直觉觉得这两个地方之间应该有路相连。他想尝试一下希望看看能不能找到一条新的进藏线路。

事情的起因

说实话,我对于这种在家靠看地图做攻略、纸上谈兵的做法是非常不屑的(就像我们有的同行,就是在家对着地图给客人做线路一样,我认为这是在耍流氓,旅行线路尤其是藏区旅行线路必须自己亲身走过之后,才更有说服力,如果只是看地图就能做出完美的旅行线路,那纸上谈兵的赵括也不会败了),我就告诉山哥了几点自己的想法:两地分属不同省份青海和西藏、两地之间人员车辆流动较少,线路直通可能性不大;即使真有传统线路相连,七八月雨季也极容易塌方泥石流断交,断交后因为使用率低下,没有维护动力,可能再次通车就要等到秋季天气路况好转以后;另外藏区很多地方都是看起来直线距离很近,但是因为山川走势有时候不得不开车走上个两三天,这都很正常,不能因为看地图离得近就想当然认为两地之间会有道路相连,高山垭口和过河铁桥这两个问题一定也要考虑进去;如果要走阿里大北线又不想经过那曲,可以从青藏线上去,在到那曲之前转上301省道大北线。

但是山哥的意思很明确:青藏线、川藏北线都已经走过多次,如无必要实在不想再重复;另外他坚定地认为,安多与杂多之间必然有线路相连,虽然在网络上找不到关于杂多如何到安多的任何消息来佐证。我本想第二天上班到公司查看轨迹线路图之后再给他明确的拒绝回复,但是转念一想山哥也算是藏地老炮儿了,做事不可能只凭主观猜测,他既然如此坚信两地之间有路相连必定是有什么原因。我就打开手机里的轨迹图,放大到200米的比例,把从杂多开始的线路一条条追踪看到底,看它到底是断头路还是实际能和西藏其他乡村相连,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线路追索,我发现了一个行程关键节点:青海杂多县查旦乡,隐约中查旦乡有一条小路是通往西藏方向的。然后我在手抓地图app里输入关键词查旦乡,竟然真的找到了一条从查旦乡进藏的轨迹线路(起始点为查旦乡、终点为西藏聂荣县、到聂荣县城后不论是去安多还是那曲都非常方便,也都是已有成熟线路),这条线路轨迹的上传者(网络名:山人)将此条线路定义为第十三条进藏线路,也不知道此位神人的前十二条进藏线路都是什么神仙线路,是不是与我们定义的十二条进出藏线路重合。

从这位名叫山人的用户上传的线路轨迹资料来看,从杂多到查旦乡大约150公里左右,从查旦乡到聂荣大约是300公里,合计用时20小时左右,平均车速22左右,结合地形图进而推断出整体路况不是很好,主要为山间峡谷路段,线路未命名,主要为传统道路相连,后查询相关资料看到:相传此条线路为实际上当年文成公主进藏所走的线路,与传统的唐蕃古道进藏(即214国道西宁-玉树-囊谦-类乌齐一线)存在较大偏差,谁是谁非莫衷一是。

不过app里的线路轨迹是2017年上半年上传,时间已经过去两年,两年之内路况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夏季道路通行条件是什么样,我们没有找到任何相关资料,由于当时时间较晚,发了朋友圈问路况,问是否有人走过这条线路,或者谁知道最新的路况,也没有得到理想的答复。不过这不重要,当我告诉山哥可以从杂多直插安多的时候,山哥告诉我他就要干这条线,勇于探索的勘路者山哥已经出发在路上了,后续将为我们带来关于这条进藏路最新的路况信息播报。

最近正值藏区旅行旺季,事情比较多,虽然山哥诚意相邀让我和他一起去探一下这条路,我内心还是比较犹豫,直到7月7日中午,中国自驾地理的老迈狼给我发微信说:他们去年走过我在朋友圈里咨询的这条线路,因为后半段桥段了,有涉水路段,整体比较刺激,过了唐古拉山口路边还有野温泉,还是值得走一趟的。如果这是别人的话,我也就听听算了,老迈狼的话对于我来说可信度还是蛮高的。这也让我想起了上个月的一件事情,当时我和三位女同事在西藏的317国道与318国道之间探路找新路,从嘉黎县到忠玉乡再到波密的八盖乡,然后经易贡、通麦上318国道,当时路况信息不多,路况也相对复杂,凌晨我们迷失在易贡藏布的崇山激流险滩之中,不知路在何方,见到岔路只能凭感觉和经验选择,迷茫之际在一个废弃的建筑物上见到了中国自驾地理和上海刀锋越野的标志,这说明我们还在正确的线路上,大家的精神为之一振,最后顺利到达了八盖乡。当时在看到这两个标志前,我还在和同事们吹牛:这种极限特种越野线路,咱们的同行肯定没人走过,咱们应该是第一个来走这个线路的商业踩线团,话音未落就被打脸,但我却丝毫不觉得脸颊会疼。有时候我们以为自己正在做一件很牛逼的事情,但其实这些事情早就已经有人默默的做完了。

听完老迈狼的介绍和他给我看的照片,我觉得我应该出发了,这条线路对我有不小的吸引力:这是一条有故事的进藏线路,传说当年文成公主沿着这条路进藏;这条线路路况不明,景色尚可,值得一去;这条线路从另一个方向斜穿唐古拉山,从最近的直线距离进藏,给我们展示了西藏的另一面;最关键的是这条线路我不仅没走过,还没有听说过,作为自诩为藏地百事通的我,实在有些打脸。

图自自驾地理--老迈狼

图自自驾地理--老迈狼

图自自驾地理--老迈狼

图自自驾地理--老迈狼

我问山哥,他在哪里,车上能否给我留个位置,我想和他们一起走。他说现在刚到陕西,车上还有位置,热烈欢迎我的加入。如果我今晚能到西宁和他们会和的话,就连夜从西宁赶往玉树。决定出发时是下午一点,看了一下北京到西宁的机票,最近的航班也都是晚上十点多十一点到西宁的,考虑到如果到得太晚会耽误山哥他们的行程,作为一个蹭车人,蹭人车已经很麻烦了,如果再额外给人添麻烦那就不好了。我又看了一下飞机加高铁联动的组合,有一个下午三点从北京西站出发到石家庄正定机场的高铁,然后配套17:10-19:30的石家庄-西宁航班,我赶紧下了订单,匆匆回家拿了点东西,背了个背包就赶往地铁了。时间比较赶,不过基本上还都在点上,基本上没有任何的富裕时间,我赶上了高铁,也赶上了飞往西宁的航班,虽然舟车劳顿,但是石家庄正定机场也有自己的核心优势:相对于首都机场,正定机场基本不会因为流量管控而延误,所以石家庄的航班很少会晚点。

我上飞机前,山哥给我发来微信,他们已经到达指定位置:西宁曹家堡机场附近的平安区酒店,现在他们集体休息,然后等我到了之后,直接往玉树干。飞机落地后,我给山哥发微信问他在哪里,他没有回复。我想他应该是累了,睡着了。我打个车直接去酒店找他吧,到了酒店楼下,山哥的微信还没回复。那就让他多睡一会儿吧,我在酒店周边理个发、洗个头,吃个饭,时间也就晚上九点多了。山哥终于醒来了,继无人区之后,我们又见面了。山哥和他的队友对我这个所谓的“藏区旅行专家”的到来表示了热烈的欢迎,其实只有我自己知道,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我只是个来蹭车的。

夜色中出发

我们商量了一下线路后,决定即时出发,来到酒店前台,前台小姐姐用看着神经病的眼神看着我们:你们这就要退房了啊,那可不退钱啊。我们也懒得和他解释,两辆猛禽八个人就这样在西宁的夜色中出发了,这次的人员组成情况说实话不是很理想。除了我和山哥,大部分人都没有高海拔旅行经验,其中还有两位是六十多岁的老人,除了我和山哥,他们剩下的六个人对于接下来要走的线路没有一点概念,只知道我们要去西藏,去拉萨,去布达拉宫,至于怎么去,什么时候到,他们都不是很关心也懒得多问。

从西宁到玉树的路是全程高速,路况好的都不像藏区的路,我们7月7日晚十一点从西宁出发,第二天早晨九点多到了玉树。几年之后又来到玉树,感觉这个城市基本没有什么变化,我们找地方吃了个早午饭:拉面+牛肉。考虑到前路的未知,我和山哥筹谋着得买些应急的东西备用,山哥买了两个30l的油桶并加满了备油,并买了大量食物;我买了两把铁锨,十个麻丝袋,还有一套下河抓鱼的皮裤,这次遇到小规模的塌方泥石流或者涉水路段我们也可以凭自力过去,而不用等待施工队或者被迫原路退回。表面上看我们想的很周到,事实上后来的实际证明这些都没有必要。只是无故增加了其余六个人的恐惧而已。

西宁-玉树

我自己脑补出一个画面:我身穿皮裤,站在齐腰深的湍急河流中,左手握着拖拽绳,右手拿着对讲机,对着他们用手台喊到,路况已测,可以通过,迅速过河。同行的队友拍下了我这英姿飒爽的画面,然后我微信头像就换了个新头像,大家纷纷问我你这是走的什么线路,这么刺激,我们也要报名。很可惜这些画面都是我自己yy出来的,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想象的画面

按照计划,我们7月8号是要赶到杂多县查旦乡的,但是没到玉树之前,其他几个队员就开始有意见了,这样赶路太累了,身体吃不消,还有几个人已经开始出现高原反应的症状了,没有办法今天的行程只能到杂多县了。杂多是个虫草大县,据说世界虫草看中国,中国虫草看青海,青海虫草看玉树,玉树虫草看杂多,在一定程度上杂多的虫草间接影响了整个虫草交易市场。七月初已经是虫草交易的尾声,但是杂多县城到处都是收虫草和卖虫草的藏民。我们到达杂多时是下午两点多,按照我和山哥的一贯风格,别说是查旦乡了,就算是聂荣县,我们都敢闯一闯。无奈还要考虑队友们的身体情况,我们决定在杂多住下来,这是我十几年藏区旅行以来,第一次在一个地方太阳还这么高的时候就办理酒店入住。这是我第二次来杂多,上次来是为了走色扎乡那条进藏线路,其实杂多县城不大,不过却又分了新城和老城,老城是主要聚居区,新城则基本上为行政单位所在地。我们问了当地人说杂多现在最好的酒店是杂多大酒店,晚上能供氧。我们就一路向西来到了略显荒凉的杂多大酒店住下。

玉树

杂多

杂多

除了我和山哥,其他人都累得够呛。领完房卡纷纷各自去睡觉,我问山哥睡得着吗?他说睡不着,我说那去吃饭吧。酒足饭饱后,我提议去杂多县城转转,看看能不能收到一些合适的虫草,杂多县城没有几辆出租车,我们又深处新区,自然是打不到车,等了半个小时,看到其他队员出来觅食,才把我们顺路带到县城老区。虽然已是虫草交易季节的尾声,但是街上仍然非常热闹,有拿着三五根鲜虫草找买家的,有拿着塑料袋、簸箕晾晒的,也有背着一包现金四处找卖家的。杂多的虫草果然名不虚传,个头大、色泽亮,最关键的是价格还便宜,平常外面卖一百多一根的,他们一般要价只有六七十一根。山哥不大懂虫草,问我有没有必要买一些吃,我说基本上没什么鸟用,都是有钱人用来交智商税的东西,不过恰好我认识几个非常喜欢交税的朋友,我就准备买个一千根,帮他们带回去。

问了几个卖虫草的藏民,要么是数量不够就有一二百根,要么是价格太高不合适,期间几个虫草贩子盯上了我们,一路尾随,后来知道我们只需要几百根虫草之后,几个贩子一哄而散,再也没有出现。我们在街角遇上了一个看起来还算淳朴的藏民,他打开了的他的尼龙袋给我们看,我目测差不多能有个三四百根,便问他怎么卖,他说什么价钱的都有,最便宜的五块六块,好一些的十二、十三块,最贵的要20一根。我和山哥相视一笑,看来是遇到淳朴的藏民了,我就跟他说那你这一袋有多少,我们都要了。藏民一听咧开嘴笑了,都卖给你,都卖给你!然后藏民开始数数:30 的,40的,50的。我一看不对劲,伸手拦住了藏民,你不是说最贵的才20 吗?怎么还有40、50的。藏民显然是个老手,20的嘛,有。50的嘛也有!我说那五块六块,和十块八块的呢?藏民不慌忙的从里面挑出几根烂草一样的东西,这个嘛,便宜,便宜的很。我一下就明白了,套路,绝对是套路!我也不多说话,站起身拉着山哥就跑,山哥还蹲在那里拍小视频,你咋不买了?多好啊!我说不买了,还是让他们自己回去煮鸡蛋吃吧,反正分子结构基本上也差不多。

回到酒店已经是九点多了,天还很亮,我跟山哥说,我来藏区这么多回,这是我为数不多的几次,天还没黑就休息。山哥点头称是。我们俩性格很像,都是那种开车干到天黑走不到才罢休的人。

7月9日早晨,天刚有一点亮意,我就醒了,山哥也醒了。我说走吧,山哥说走着。然后起床挨个房间叫人出发,酒店周边没有什么饭店,我们只好又回到县城吃早饭,吃早饭的路上一辆雷克萨斯570一直尾随着我们,直到我们进了早餐店,那辆车才走,我以为是遇到了同行者,想跟我们一起结伴进藏。山哥却说他看清楚了,是昨天追着我们的自称洛桑的虫草贩子。估计是虫草贩子早晨起来看到两辆猛禽在大街上游荡,以为会有大生意,就一路尾随,结果到跟前一看,是昨天晚上的那两个屌丝,便愤而离开。恩,事情应该就是这样的。

早餐过后,我们沿着手抓地图里的轨迹前行,从杂多县到查旦乡是150公里左右,其中前50公里为柏油路面路况较好,后面一百公里为沙土路面,通行情况尚可,一般车辆可以通行,中间有一小段涉水路面,我本来是想穿上皮裤下去摆个pose拍照,无奈,水坑旁边有只藏獒一直狂吠不止,让我们谁都不敢下车,我们只好开着车在水坑里打浪花玩,事实证明没事打浪花实在是太浪了,我们一号车的前牌照在这个发浪的过程里不见了;二号车上有两个老人,所以开的不敢太快,我们经常需要停下来等二号车,在远远能看到查旦乡的时候,二号车又不见了,我们在路边等了半小时他们也没有追上来,但是车台一直能联系上,后来他们说他们好像已经到了查旦乡,我们表示不相信,就一条路怎么可能会在我们之前到查旦乡呢?我们把车开到查旦乡的时候,果然看到二号车车头朝向我们停在了对面。原来二号车没有前进轨迹,看到岔路只能觉得差不多就拐弯,拐来拐去也不知道上了哪条路,后来遇到放牧的藏民给他们指了一条路,然后他们就稀里糊涂的从对向来到了查旦乡。

关于查旦乡,查旦乡隶属于青海玉树州杂多县,人口只有一千多,全乡没有食宿点,有一个小超市开在路边,从查旦乡有两条路可以通往西藏,一条是我们今天要走的文成公主进藏古道,一条是从查旦乡前往索县方向从317前往拉萨。

一看查旦乡连住宿都没有,我们心里暗暗叫好,幸亏昨天我和山哥没有怂恿大家赶路到查旦乡,要不然他们还不得把我们生嚼了。提前准备的物资派上了用场,本来是想整个高原火锅,高原气温低,含氧量不足,汽锅烧水速度实在太慢,最后我们退而求其次吃上个泡面也成啊,但最后连泡面的热水都没有烧够,只有五个人吃到了热水泡面,剩下的三个人要么高反吃不下东西,要么随便吃了点车载冰箱里的其他食物。

我们在路边等水开时,一辆警车从对面迎面而来,警官问我们意欲何往,我们说西藏的聂荣县,他笑笑说可以,可以!我前些天走过。这是我们出来两天问了无数次路之后,终于有一个人给了我们肯定的答复,之前的答复要么是不知道有这么一条路,要么是路断了,不能走;我们和警察道别后,匆匆吃完午饭继续赶路。

二号车的两位老者问二号车司机小王,为什么去西藏的路这么烂,颠簸死人了,我们不知道小王是有心还是无意,告诉两位老人这条线路是青藏线,是从青海前往西藏拉萨的必经之路,去西藏的路没有一条好走的。两位老人没有回话,但是很明显我看得出来他俩人是不相信这就是青藏公路的,毕竟从早晨出发到现在,除了那辆警车我们一辆车都没有见到过。如果青藏线真的这么萧条,那过两天等他们到了拉萨的时候,看到那么多的游客会不会感到无比的惊奇。因为我也不知道小王说这话的意思是什么,所以也就没有当面揭穿。两位老人后来几乎是以哀求的口吻说,快点带我们去拉萨吧,只要见到布达拉宫怎么着都行。

第十三条进藏线路,其实可以分为两段,第一段是杂多县到查旦乡,150公里左右;第二段是查旦乡到聂荣县,300公里左右,我们到查旦乡已经是十二点多,所以我提议后面的行程要加快一下进度,否则天黑之前就不能到聂荣了。两位老人提出了反对意见:出门在外,安全第一,咱们还是能稳尽量稳,不要太过于追求速度。既然两位老人都这么说了,我们也只好慢悠悠的前行,从轨迹上来看,我们过了查旦乡后不就,就将翻过唐古拉山山脉的一个山口,然后到达西藏那曲市聂荣县的查当乡,唐古拉山是西藏和青海的天然分界线,只要翻过了唐古拉山口就说明我们到达了西藏界。但是一直到下午四点多我们到达西藏那曲市聂荣县查当乡的时候,也没有看到唐古拉山的查吾拉山口。事后回想应该是我们一直在平均海拔四千八九的地方行驶,选择走此路的人又少,山口不明显,应该是我们经过时没有发现。不过也好,虽然少了点进入西藏的仪式感,但是毕竟我们已经进入了西藏,这条进藏路是可以走通的!

查旦乡到唐古拉山口到查当乡最后到达聂荣县,公里数300公里左右,其中查旦乡到查吾拉山口是土路为主,过查吾拉山口到达查当乡村口不远处已经属于西藏境内,已经开始在做路面拓宽和硬化,从旁边的路标牌可以看出,这条在修的道路叫做345国道,问了一下施工的老乡,说是预计2021年能够修成。因为有了施工队的维护,从查当乡到聂荣县一段路况比上午好了很多,老迈狼之前跟我说的涉水路段、野温泉什么的也没有遇到,当然我买的皮裤和铁锨也没有用上。偶尔遇到修路交通管制,一般半个小时内也会放行,我们原本以为到聂荣县城前会有几十公里的好路可以走,没成想这种半成品路一直伴随我们到县城,同行八人,有六人高反严重,我们不知道到底是真的高反了,还是这一路被颠晕了。到达聂荣县城时是晚上九点多,天已经黑了,我们随便在县城找了个四川饭店吃饭。

既然已经到了聂荣,那就说明第十三条进藏线路是完全可以走通的,因为接下来不论去那曲还是安多,都是已有成熟线路毫无难度了。两位老人提出来想在聂荣住下,不想走了。我告诉他们接下来无论是去安多还是去那曲,海拔都会比聂荣低,酒店环境也会好很多,而且还能供氧,估计是供氧这一点吸引了大家,大家纷纷表示再接再厉要到有供氧的酒店去!山哥的本意是从聂荣直接到安多,然后带着几名队员直奔阿里北线而去。但是其他队员纷纷反水,表示只愿意去拉萨,别的哪里都不感兴趣。没办法我们只能出发往那曲方向走。

聂荣是那曲下属的县,连接的路况自然比我们白天走的路况好了很多,从聂荣到那曲只有九十多公里,一个小时多一些就到了。到那曲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二点,这时候我们终于来到了真正意义上的青藏线,山哥为了弥补大家这一天的辛劳,说要住全那曲最好的酒店,当时我在开二号车,我用车台跟他说,那曲整个地区条件有限,没有五星酒店,最多能找出来个四星,上网一查果不其然,有个新开的四季富氧酒店看起来还不错,我们直接奔过去,结果却被告知没房了,接下来又找了几个酒店要么被告知没房了,要么是不供氧的酒店。我用车台跟山哥说,如果再找一个酒店还不能住的话,我就准备开着二号车直接去拉萨了,毕竟从那曲到拉萨五个小时也够了,到了拉萨正好还可以吃个藏式早饭,然后我赶早班机回北京。山哥有自己的打算,他还在心心念他的阿里北,不可能轻易就范直接跟我们去拉萨。好在最后在路边找到了一个条件还不错有供氧有房间的三谊酒店,躺在床上时已经是凌晨两点。

线路简要示意图

按照之前的约定,我这次上来只是为了探路,走到青藏线就可以,不会跟他们去阿里北线或者拉萨,他们可以把我随便放在那曲或者安多甚至是青藏线随意的路边。我想跟山哥告别,说准备明早一早就走了,山哥希望我能送一下二号车的人去拉萨,毕竟那车人高反严重,让他们自己去拉萨心里不放心。我觉得对于我来说,这也不是什么难事,到了拉萨也好,还能直接飞机回京,不用在那曲或者安多倒腾火车了也不错,我就订了拉萨当晚离开的航班,然后匆匆睡下。

7月10日早起,那曲又在下雨。我从行李中找出羽绒服套在了身上,山哥意思很明确:我开车带二号车的人去拉萨,他带一号车的人去阿里北。我问了一下他的线路规划,会经过当惹雍错的西岸,那里是我好朋友-假想敌老师出事的地方,我说你帮我在湖边的经幡给我朋友点支烟吧,山哥也是性情中人,不大在乎这些小细节,一口答应下来,我赶忙下楼去找假老师喜欢的中南海。当时才八点多,那曲好多超市小卖部都没有开门,我接连问了几家商店都没有中南海香烟可以卖。这时山哥又给我打电话,叫我回酒店商量事情,事情只能就此作罢。

后记:由于山哥坚持要去阿里北,而其他队员高反严重,都要求去拉萨,我们队伍只好在那曲阶段性散伙,山哥带着小王出那曲直奔301省道大北线而去;老四开着二号车带着其余的四个人从那曲出发,目的明确,直奔拉萨;而我只能被默默的留在了那曲,等待着北上或者南下的列车,然后在转运回京。老四他们当天下午就到了拉萨,来到了西藏首府,高反也不治而愈,不知道两位老哥是否还会想起小王跟他们说的我们走的线路是进藏必经之路这个梗;山哥带着小王又给我们带来了不小的惊喜:当天早晨九点多从那曲出发,他开着没有前牌照的猛禽,当天中午就到达了班戈,下午六点到达尼玛县,八点到达当惹雍错,准备连夜开往拉萨时,遇到桑桑一段修路,耽误了些时间,只能第二天中午左右到达拉萨,完成了他梦想中的阿里中北线,本来我们计划是让他三到四天走完这条路,没想到我们不在了,他就恢复了赶路狂魔的本性。下附阿里中北线部分路段轨迹示意图。

总结:这可能是我近年来目标最明确的一次进藏,只为了走通一条进藏线路,我们姑且把它称为第十三条进藏线路,事后有人问我值不值,前后赶飞机,只为中间一段风景一般的行程,我说只要自己喜欢就值得;当然这条线路算不算是一条新发现的进藏线路,或者我们能不能称它为进藏第十三条线路已经不重要了,我们只是为广大喜欢藏区的越野爱好者找到了一条新的可以尝试挑战的线路,这就足够了;如果关于藏区旅行线路,你知道什么新奇好玩的,但是又因为种种原因不能自己去前往一探究竟,可以和攻略君联系,只要你的线路够有吸引力,我们愿意替你去探路,攻略君vx 313612724 ;进藏线路有很多,藏区内能游玩的线路也有很多,此次探路只是为大家提供一个线路备选,如果是常规玩家或者追求旅行舒适体验度的朋友不建议考虑此种线路。

北京玛吉阿米藏地旅行,您身边的藏区旅行专家,更多藏区旅行问题欢迎在评论区或者通过今日头条站内私信与我们互动。

© Copyright 2018-2019 susiprinz.com 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Inc. All Rights Reserved.